梦隐客乡处

我在想我是不是变态,从看到他的第一眼起。
他每天都会一个人来咖啡店坐一会,品品咖啡,看看报纸。他的气质干净,五官精致立体,整体给人十分柔和的视觉感受。

他偶尔会什么也不做,只是坐着发呆。他的眼神开始飘忽。你不知道他的故事,只是想单纯的欣赏那一幕成画。他有朋友吗?不知道。他是个学生吗?也许是。气质这么干净,大概是出生在艺术世家,从小受艺术熏陶的小少爷吧。

随着他来的次数越多,我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,它会不由自主的自动锁定他。所以他也会被动的注意到我。因为他会偶然在一个抬头的瞬间和我的眼神对视;偶尔又会在趴在桌上午休时,一睁眼看到我痴迷的目光。可是,无论我对他抱以怎样痴迷和饱含欲望的眼神,他回给我的,永远是一个单纯的,礼貌的,善意的微笑。可他的笑容越干净,我的内心越龌龊,越压不住内心不断膨胀的被他引发的种种欲望。

他像一朵纯洁的白莲,清净独立,而我的邪念像一株黑暗的藤蔓,在心底疯狂的生长,越爬越长,越来越紧的缠住想占有他的这个欲念。
于是我终于确认我是个变态。

评论(4)
热度(21)

© 梦隐客乡处 | Powered by LOFTER